今天也要努力地做一只乖巧的陈情

日常吸羡


圈名阿殇(来自于自己活不过十八的直觉)
文风傻白甜,所以诸多不足请海涵_(:з」∠)_
欢迎提意见,但不要故意找茬什么的。如果觉得我的作品无可救药,默默点叉走人就行。你好我好大家好ԅ(¯ㅂ¯ԅ)
还有,我这个人三观不正,内心阴暗,还很矫情,泪腺发达。所以如果见我发疯,不用安慰我,过一会儿就好了。否则我可能会把“上一秒笑嘻嘻,下一秒哭唧唧”表演给你看。
废话这么多真是抱歉,其实你们只用记住我是个制杖,不用理会我就行。

【忘羡】换魂

*原著羡羡和电视剧羡羡灵魂互换的设定(放心最后换回来了)
*还是发出来了(毕竟都快码完了)
*取名废的悲伤
*ooc预警
*里面的温情不是原著情!
*没有针对任何演员小哥哥!真的!!!
*非常狗血,慎入
——————
   “这位姑娘你够了没有!”魏无羡扭过头看向身旁的红衣女子,面色微愠。那红衣女子含着泪:“魏郎,你不认识我了吗?你不记得我们之间的夫妻之恩了吗?……”红衣女子声音凄切,字字泣血。
  魏无羡虽然很气恼被一个莫名其妙突然冒出来的女子纠缠,但听她的语气,又觉得着实可怜。
  不如就听她讲讲吧,反正自己闲的很。魏无羡思忖着。
  他听那女子讲了一会儿,越听越觉得不对劲。
  等等,兔子、彩衣镇、玄武洞……这不是他和蓝湛之间发生的事情么?
  莫非……蓝湛性转了?!
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己总算可以反攻了!天助我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
  魏无羡兴奋完了后,回归了理智。
  如果是蓝湛的话,断不会不佩戴抹额,不穿着姑苏蓝氏的校服的,更不会哭哭啼啼的。
  不过如果蓝湛哭哭啼啼的,好像也不错……
  等等!魏无羡用力地摇了摇头,强迫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女子身上。
  女子把自己和“魏无羡”之间的经历一一道来后,哭得梨花带雨:“魏郎你真的不认识情儿了吗?”
  她哭的还是很美,看起来楚楚可怜,绝对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。只可惜这种美丽太假了,没有任何特别。
  初一看到觉得可怜可惜,但新鲜感一过,便觉得索然无味。
  不久就会被遗忘在时光的长河里。
  所以魏无羡对她的哭泣完全无感。他只在思索自己为什么招惹了这样一个女子。
  他记得昨晚自己又一次撩拨蓝湛,被蓝湛折腾的怀疑人生,最后累得晕过去。一觉醒来便发现这里不是熟悉的静室,还有一个女子扑过来大喊:“魏郎!你终于醒了!”他下意识地推开女子,那女子就一边嘤嘤嘤一边死死地跟着魏无羡。
  确认自己记忆中没有这位女子,便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与自己同名同姓:“姑娘,我并不记得你,你可是认错了人?”
  岂料那女子哭得更厉害了:“我永远不会记错!你分明就是夷陵老祖魏无羡!你怎么能不记得我呢?我是温情啊!”
  魏无羡怔了片刻,自己耳朵没坏吧?
  他仔细将“温情”打量了一番,发现五官确实与温情有那么一丝相像,但过分白皙,多了几分温柔与脆弱,却少了几分英气与灵动。
  但这绝不可能是温情。
  但她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,只是一个普通修士。
  魏无羡想摆脱纠缠,断可对“温情”动武。可是对一个女子出手,不是魏无羡能做出来的。
  魏无羡把眼珠转了两转,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!我跑!
  可惜魏无羡两条腿再快也比不过“温情”御剑的速度,不过他绕来绕去,反倒把“温情”绕晕了。
  他见身后总算没有了那抹红影,这才松了口气。却没想到他一回头,撞上了人。
  魏无羡摸摸鼻尖,抬头望向面前的人,却愣住了。
  面前的人白衣如雪,抹额飘飘,一脸端庄雅正。
  这这这这这——这不是蓝忘机嘛?!
  他扑上去大喊蓝湛,却被蓝忘机躲开了:“魏婴,仪态。”
   魏无羡被这句话噎了半晌,心里一阵酸楚,眼眶发红,呐呐道:“哦。”
  “魏婴,你我是结拜兄弟,身为义兄,我奉劝你一句,遇事不要心浮气躁,意气用事。还有,待温情好些……”
话音未落,魏无羡便跑了 ,脚步有些踉跄。
  “魏婴!”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背影,摇摇头,终究没有追去。
  罢了,毕竟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,自己还是不要干涉的好。
  …………
  魏无羡跑了很久,直到傍晚才停下来。回过神来才发现双腿已经酸痛得有些麻木了。
  他随意找了家旅馆,躺在床上,满腹委屈,在眼眶里转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掉下来,大颗大颗的,濡湿了枕头。
  为什么一觉醒来,最在乎的人走了呢?
 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,魏无羡抬起已经视物已经有些模糊的眼睛,望着月亮发怔。
  这月亮,真像笑起来的蓝忘机呐。
  他有点想念蓝忘机的笑容了。
  不过自己大概再也见不到了吧……
  魏无羡迷迷糊糊地想着,又一个翻身,抱着枕头睡了过去。
  “魏婴……”
  “魏婴!”
  魏无羡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静室古朴的天花板,和蓝忘机那双充满了关切的眸子:“魏婴,你刚刚怎么一直吵着要找温情?还说我只是你结义兄弟?”
  魏无羡怔住了,他也不傻,略一思索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  他抱住蓝湛,再一次哭了起来。蓝忘机不明所以,但还是轻柔地抚着他的背。
  还好我能回来。
  也还好我身边的人一直是你。

三句话(六)

*洋洋生日快乐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*既然生贺也没码完,那就先写个段子吧
*来自看电视剧时的神奇脑洞
——————
“我可从来不会流眼泪!”
“哦,是吗?”
“呜……道长我错了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其实只是道长罚洋洋啦,想歪的去面壁!我带头!)

因为MZY,我有了个脑洞,码了两天字,快写完了。现在发现大家不骂MZY了,我还是不要写了,省得增热度……
没错这就是我不愿更新的借口。

看到舅舅把陈情收藏起来的时候一直脑补一个画面:舅舅眼睁睁地看着羡羡被百鬼撕碎,脑子一片空白。身后的修士都在欢呼,舅舅沉默了许久,打算走掉,刚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,盯着掉在地上的陈情和半块阴虎符。看了半晌,舅舅蹲在羡羡身死的地方,捡起陈情,想摔又下不去手,最后把陈情揣在怀里走了。
心疼一把阴虎符……
等等我关注点好像错了。

今天弟弟问我他像古代的什么人,我实在想不出我这个动不动就翘着兰花指说讨厌啦的弟弟想什么,后来灵机一动说他像晋惠帝,他一听说像皇帝超级开心。
所以我还是不要告诉他真相吧……
让他自己去寻找答案……

三句话(五)

*太子殿下生辰万安!
*因为没脑洞所以还是写段子,希望太子殿下不嫌弃我这个生贺_(:з」∠)_
*多了一句话不要在意啦
—————
“……爹?娘?你们不要吓我啊!我……我只剩你们了啊……”
“哥哥,醒醒。你刚刚怎么了?”
“……没事,做噩梦了而已。”
有你在,真好。

三句话(四)

*由于还是码不完字,所以照旧拿这个混更
*论姑苏双壁醉酒后
*这个太ooc,不适者请点叉
——————
“忘机!你终于找到你想要的啦!!!”
“嗯,兄长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么?”
“他回不来了……”

三句话(三)

*我还是要写刀子(虽然并不算)
*脑洞都是刀子怎么办
*最近发现列表里的各位仿佛都迷上了刷题……好玩儿吗你们?
*顺便吐槽一句,是不是我手机卡住了,之前还是一两千的刷题量,昨天一看……这是都熬夜刷题了么?
——————
“你在干什么?”
“我在等人,等我母亲。”
“好巧,我也在等人,等我道侣。”

三句话(二)

*昨天好像有人要寄刀片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*其实我觉得也并不太虐啊
*我的逻辑大概是:既然被献舍后羡羡比汪叽小,那么汪叽应该先死(什么逻辑)
*今天让羡羡先走吧
*随便吐槽一下自己的烂文笔
——————
“蓝湛,你看,我都有皱纹了,头发也白了,你会不会嫌弃我呀……”
“别说了,我不会嫌弃。”
“人就是要说话的呀,不然长着一张嘴干嘛……咳咳……蓝湛……我……我先走了……你不要想我呐……”

三句话(一)

*我要开始连载段子了
*一般都是三句对话
*名字就是这么简单
*随缘更新
——————
“蓝湛,蓝二公子,你看看我嘛~”
“……别闹。”
“唉,自说自话真不好玩,要是蓝湛还活着就好了……”